习以为常

圈地萌楼诚
香肤柔泽,素质参红。团辅圆颐,菡萏芙蓉。

 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52)

52 – 多情只有春庭月


明楼笑道:“他不就还是个孩子嘛,这才刚高三。”

“在别的地方,像他这么大都已经成家了。”

明楼看了看曼春,“你这是想给他介绍对象?谁家姑娘啊?我先看看把把关!”

曼春抬手捂了下眼睛,“你之前不是说他对于女性有抗拒心理吗?”

明楼笑道:“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早好了~~”

“师哥……”这事也实在难以启齿,难道明说明诚在吃自己的醋吗?这对明楼来说过于匪夷所思,曼春顿了顿,“你还是要多关心关心阿诚,他童年的经历这么特殊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才好……你不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?”

明楼不由得笑了,左右看了看,轻轻揽过曼春在她耳边说道:“都说女...

  28 16

不要用三次元的标准来要求二次元,也不要用二次元世界的东西去三次元蹦跶。网络是个虚拟的世界,最不缺的就是键盘侠。大家都多一份自律,各自在各自的世界中好好玩。

二次元的楼诚这么美好,三次元的王凯和靳东这么美好,各回各的世界去可好?

这两天刷tag刷的我都郁闷了,不吐不快。。。

  4 24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51)

51 –只愿君心似我心


礼服在和昌洋服店定制,明镜给三兄弟一人做了一套,连插袋的手巾都是定制的,绣着三兄弟的名字。面料选了德国进口的“孔士牌”,结账的时候,明台小手一抓,看了一眼,“为啥价钱是一样的?明明大哥最费衣料!”惹得明镜低头在他的小脸上猛嘬了几口。

“是啊,你这么矮一点点,还要这么贵,要不你那套别做了?”明楼逗他。

“我还没长大呢,还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!”明台年纪虽小,说起道理来还真一套一套。明台长大成年后,还真的比明楼高了这么2公分,明台为此得意了好久,这当然是后话。

明楼语塞,看了眼明诚,“你别看我啊,我也还有发展可能性,我们体育老师说了,我再长个10公分没...

  30 14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50)

50– 一弦一柱思华年


明诚用手掸了掸外套,笑了笑,“大姐不问,我就不说。”

“嘿!你小子!大姐问了也不能说!”明楼拿起桌上的茶啜饮了一口,“今天这茶,不是平日里喝的嘛!”

“这是明堂哥新拿来的今年的新茶,碧螺春。”

“怪不得呢,好喝!”明楼又喝了一大口,“明堂哥今天来找我干啥?”

明诚坏笑道,“谁说是来找你的,为了香水新品的事,来找我呢。再说,找得着你嘛,你这忙着谈恋爱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明诚的后脑勺就挨了一下。

“从小你就喜欢打我脑袋!真的要打傻了啊!”明诚缩了缩脖子,也是怨念,明楼的出手总是很快,每次就算预见到了,都还是躲不开。

“你以为你现在就不...

  32 10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49)

49–世上安得双全法


明楼把钟沛璋叛变的影响降到了最低,还顺手给监察委员和蓝衣社之间上了点眼药。不过这条线上的人员都必须静默下来,并适时转移,以确保他们个人和组织的安全。明楼仔细研究了从李虢那边偷回来的材料,材料中对于顾铭的材料是最多的,其次就是吴学谦。顾铭那边暂时没有什么问题,他和毒牙的棉线棉布生意是很好的掩护,回头让他们再接洽几次,再透露点消息给李虢,基本就能坐实顾铭是蓝衣社这边的暗桩。只要这层掩护在,那顾铭就暂时是安全的。随后找个机会脱身,放弃到这个身份,再换一个身份。

而吴学谦就比较麻烦了。他的身份都是真实的,曾经进入过怀疑视线,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。好在李虢...

  32 4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48)

48– 同声自相应,同心自相知


明楼端着一碟小饼干推开明诚房门的时候,明诚正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。

听到明楼进来,明诚连忙坐了起来。明楼在明诚站起来立规矩之前,抢到床前按住了他的肩,并顺势坐在了床沿上。

“不舒服吗?怎么没下去吃晚餐呢?”明楼边问,边把手里的饼干放在床头柜上。

明诚只是低头不语。

“不想跟大哥聊聊吗?”明楼依旧温和得引导着。

明楼此时的声音很温柔,带着抚慰人心得温度。

明诚咬了咬嘴唇,抬起头看着明楼,“大哥,你说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“相同的价值观。”明楼不假思索的说,“简单来说,就是能聊到一起,玩到一起,想到一起。”

“仅是这...

  27 4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47)

47 – 人生所贵在知已


明楼表情夸张得打断道,“你别告诉我你加入什么党派了啊!看大姐不打断你的腿!”

“没没……没,我只是问问……”

明楼眯了眯眼睛,“那就最好了,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念书。”

明楼看了看二楼的方向,明镜还是没有叫自己上去的意思。

“好了,回房休息去吧。”

明诚还想说些什么,终究还是没开口,“嗯,大哥晚安!”


第二天一早,明楼早饭也没吃就出门了。和顾铭约在市区某处早点摊见面。

“李虢昨天离开茶楼,就直接回家了。路上在一个公共电话亭打了个电话,我查了下这个号码,是打到监察委员会值班处的。我们的人没办法靠近,不知道电话内容...

  27 3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46)

46 – 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


贝当路咖啡馆的老板,代号毒牙,是监察委员会在上海潜伏人员的联络点的负责人。李虢去他那里交接过一次情报,这个人和明楼在一起还可以理解,席上为什么会有顾铭,难道只是普通应酬?李虢心里充满了疑问。

此时,宋小雨离席往后台方向去了,明楼紧随其后。桌子上只剩下了毒牙和顾铭两人,毒牙脸色不太好,像是有什么心事。只见顾铭把头凑了过去,在毒牙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随后递了一个信封过去。毒牙打开信封看了看,脸上堆起几分笑意,拍了拍顾铭的肩膀。

李虢心里不由得警铃大作。看情形,这两人是有消息往来的,那顾铭的身份就要重新考量了。如果顾铭是监察委员会的线人...

  26 3

终于学会发多图了,汗,刚才那张删鸟。刷一发凯凯王,我诚美如画!

  12 3

【楼诚】心远地自偏(45)

45 – 江头未是风波恶


明楼的目光没有任何停留,在信封上一扫而过。面上还挂着笑,手从李虢肩膀上移开。告辞,准备离开,明楼手里的文件夹忽然掉在地上,撒了一地。李虢忙俯下身帮他一起捡,明楼一面道谢,一面又扫了一眼那个信封,428,明楼又看到了三个数字。的确是明诚的笔迹,428,是监察大队的邮政信箱编号。

明楼整理好文件,跟李虢道谢,转身离开。

上车,在后座坐定。司机问道:“大少爷,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后座上一片沉默,明楼一言不发。

这是怎么回事?信封上会是明诚的笔迹?明诚不可能是叛徒!明楼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。但,这不太可能。经过训练的眼睛,对文字的具体内...

  30 9

© 习以为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